姚劲波指责贝壳找房“二选一”垄断行为 贝壳回应:依法经营

搜狐焦点扬州站 2021-04-12 09:32:58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4月10日,58同城CEO姚劲波在微信朋友圈发文称,强烈呼吁国家反垄断罚款贝壳40亿元(4%标准),并建议将此罚款打入国家公积金账户,以降低公积金贷款利率减轻老百姓买房负担。

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对阿里巴巴“二选一”垄断行为做出行政处罚182亿元的同时,房地产交易市场反垄断的呼声也再度响起。

4月10日,58同城CEO姚劲波在微信朋友圈发文称,房产交易领域有更明目张胆的“二选一”包装成自愿,强烈呼吁国家反垄断罚款贝壳(即贝壳找房,下同)40亿元(4%标准)。针对此事,贝壳方面回应称,自创立起,贝壳坚持依法经营,完善合规体系,以科技驱动行业良性发展。

姚劲波呼吁国家反垄断罚款贝壳40亿元

今天,姚劲波在微信朋友圈发文称,房产交易领域有更明目张胆的“二选一”包装成自愿,强烈呼吁国家反垄断罚款贝壳40亿(4%标准)。同时,他建议将此罚款打入国家公积金账户,以降低公积金贷款利率减轻老百姓买房负担。

姚劲波表示,“58安居客今年将作为挑战者全面进入新房交易领域,希望良性竞争能让行业更公平,老百姓买房更简单。”姚劲波还附上了两张图片,其一是贝壳找房APP中,房源信息下明确标有“独家”标识;其二是一页协议照片,照片内容显示贝壳在合同中要求乙方“自愿”选择独家与贝壳合作。 

针对此事,贝壳方面回应新京报称,自创立起,贝壳坚持依法经营,完善合规体系,以科技驱动行业良性发展。

实际上,伴随着这几年贝壳的发展,垄断的质疑并非首次出现。贝壳找房CEO彭永东曾表示,贝壳是在做行业的基础设施、规则,本身并没有跟谁竞争,因此,不存在垄断问题。“这个行业非常市场化,都是用户的自由选择,并没有任何的利润垄断资源,来造成不公平的竞争。”

有业内人士指出,此次姚劲波发文,疑似为安居客上市造势。安居客是58同城旗下房产信息服务平台,4月8日,58同城把自己的房产业务安居客、58房产、爱房、巧房打包,以“安居客”的名义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

数据显示,安居客目前线上覆盖820余个城市,在2020年第4季度平均移动月活跃用户人数为6700万,按2020年平均移动月活跃用户量计算,其已成为中国最大的在线房产平台。截至2020年12月31日,安居客在线房产平台上的付费经纪人数量超72.6万人,占据67%的线上房地产营销市场份额。

据了解,安居客控股股东是曾于纽交所上市的58同城,持有该公司45.3%的股权。目前,58同城实际控制人为姚劲波,其透过Quantum Bloom持有58同城54%的股权。姚劲波也是安居客实际控制人,并担任董事会主席、行政总裁。

安居客招股书显示,2020年,安居客实现收入80.52亿元,较2019年增加6.2%;同期毛利为72.9亿元,同比增加7.8%;年内利润为19.55亿元,同期利润率为24.3%,相较2019年下滑6.1%。

值得一提的是,从营收及利润规模来看,目前安居客和贝壳找房并非同一量级选手。贝壳找房财报显示,2020年,贝壳找房营业收入同比增长53.2%至705亿元,全年净利润为27.78亿元。

贝壳是否涉嫌垄断?业内对此看法不一

记者注意到,针对贝壳是否涉嫌垄断,业内人士分为两大阵营。其中一方认为,全国范围内,贝壳市占率并不高,并不涉嫌垄断;此外,市占率高也并非意味着一定是垄断。另一方则认为,是否构成垄断,不能完全从全国市场来衡量,而要看一、二线城市,特别是重点城市的市占率。目前,贝壳在一二线城市的集中度较高,此外,新房的“二选一”,以及新房、二手房佣金大幅上涨,都涉嫌垄断。

“贝壳在新房渠道合作上,确实在争取更多独家代理,但市场占有率高并不叫垄断。此外,这个事该由谁给出定论?肯定不是姚劲波,也不是我们。”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称。

“是否涉嫌垄断,要客观理性地去看全国市场份额。”房地产和互联网研究院创始人相国良称,机构统计数据显示,贝壳全国市场占有率并不高,在一些城市的经营状况也并不理想,比如二手房业务在一些城市中还出现亏损状况,“说贝壳涉嫌垄断,我觉得未必,比如在市场定价权、佣金定价权方面,可能并不是非常强势。因为房地产具有本地化属性,在有些城市,当地企业的发展也并不弱,也不见得贝壳能够形成垄断。”

不过,在景晖智库首席经济学家胡景晖看来,房地产是否涉嫌垄断,不能完全以全国市场来衡量,因为全国的房价并不统一,而是要看一、二线城市,特别是重点城市的市占率。目前,贝壳在一二线城市的集中度较高,尤其在北京、西安、郑州、成都等地。此外,贝壳在新房市场涉嫌“二选一”,新房、二手房佣金大幅上涨,都体现出垄断嫌疑。

“在新房销售中,贝壳的新房销售系统要求入贝壳平台的企业,只能接受贝壳新房部整合来的房源,不能去接其他平台的新房销售,也不能私自去接开发商房源,完全要成为贝壳新房的下线,这存在‘二选一’的问题。此外,在新房和二手房领域,贝壳涉嫌利用垄断地位来操纵价格,提高新房和二手房交易佣金情况。”胡景晖称。

知名地产分析师严跃进表示,不能因为贝壳市值高、规模大就说它垄断,这不好定论,因为行业内总会有TOP1,不能因为平台做得好就直接扣上垄断的帽子,“对购房者而言,最看重的还是房价,只要中介机构能够提供低房价、高性价比的房源,购房者就愿意买单。中介费高与低,其实是另外一回事。也就是说,中介费不会完全左右或影响二手房市场的交易。严跃进称。

业内:建议组建监管机构抑制房地产市场垄断

值得一提的是,行业内关于垄断话题的探讨,并非首次。今年两会期间,房天下董事长莫天全就提出,对于房地产集中度不断提高所带来的影响,建议组建国家住房市场监管机构,抑制房地产市场垄断出现。

彼时,莫天全表示,“越是房地产经纪市场集中度高的城市,其房源信息越是大量集中在头部经纪公司手中,房地产经纪市场垄断性越高,买方和卖方的议价能力也越弱。研究成果也从一个方面证实了房地产经纪市场集中度与二手房价格之间的关联性。”

“新房方面也不例外,市场集中度越来越高的经纪业务,让部分新房市场的中介费高达5%-10%。”莫天全称,“本来相对透明、标准的新房市场,中介费用却远远超过二手房市场,是不符合逻辑的现象。特别是新房、二手房市场中介行业集中度的不断提升,加剧了新房市场和二手房市场交易模式和交易费用的扭曲,最终受损失的是消费者。”

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指出,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问题,在平台型公司做大以后都会或多或少存在,必然会影响市场竞争秩序与行业进步,今天,国家工商总局对于阿里巴巴集团的处罚就是一个重要警示。当然,处罚是为了引导企业不要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而不在于处罚本身。

柏文喜指出,虽然贝壳是否存在姚劲波所说的行业垄断行为,还需要监管部门调查与认定,但不论姚劲波的“发难”是否为借机炒作,都给其他行业和企业发出了合法经营以维护市场竞争秩序的提示。另外,监管部门的反垄断调查也应该排除“所有制歧视”,不能只针对民营企业,而应该基于法制公平对所有市场主体一视同仁,以维护市场运行与市场竞争的正常秩序。

从平台之争到互告侵权 58、贝壳多次交锋

抛开反垄断的话题,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贝壳与58集团两大巨头已出现多次公开交锋。

2018年6月12日,58集团作为发起方,联合我爱我家集团、中原地产、21世纪不动产中国、万科物业朴邻、麦田房产、中环互联、新环境、龙湖冠寓等国内房地产服务企业,共同誓约“以真实房源和诚信经营”服务广大用户,推进建立行业统一标准,健全真房源长效管理机制。不过,与58集团站在一起的中介机构,唯独没有贝壳。彼时,姚劲波承诺,58集团将坚持平台战略永不自营,100年不动摇的发展方向,持续加大投放,服务全行业。这意味着,58集团将只做线上平台,不会介入中介交易,而这正是中介公司选择与之抱团的主因。

2019年4月,贝壳、58同城互相起诉:贝壳找房诉安居客盗用其数据资产,索赔一个亿;与此同时,安居客起诉贝壳找房,索赔9000万元,并要求停止不正当竞争。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称,之前58承诺不做房产交易,只做信息服务,如今却要进入新房交易领域,“安居客招股书显示,安居客是第一大房产互联网平台。如果二者不是一个市场领域,贝壳是房产交易领域,安居客是房产信息服务领域,那安居客上市不需要对标贝壳,大家应该是合作关系。此外,安居客在信息服务领域的市占率要超过贝壳在房产交易领域的市占率。”上述业内人士称。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